您的健康就是我们的心愿

全心全意 服务患者

NEWS

新闻中心

媒体报道

抗疫一线|华润武钢总医院80后护士余芳:“我们自己是很无畏的”

发布时间:2020-02-06 来源: 字体:

非典袭来的时候,余芳正值高考。

多年后,新型冠状病毒病毒冲击武汉时,余芳的身份发生了转变。

她成为了华润武钢总医院内分泌科护士长,成为了一名披甲陷阵于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。

2020年2月5日晚间,余芳接受了经济观察网记者的微信电话采访。

经济观察网:今天是2020年2月5号,往前推,您是几号进入武汉市九医院抗疫前线的?

余芳:大概在1月24、25号左右进入武汉市九医院开始支援工作。我们是三班倒,我现在上白班比较多,是从下午2点到晚上9点的班,主要负责给病患配药、注射、打针,做一些基本的治疗,还有他们的三餐饭需要送,大概就是这些内容。

经济观察网:这是您第一次参与传染病支援?

余芳:对,是的。

经济观察网:到九医院之后,比较难受,甚至崩溃的时刻出现在何时?因为什么事情?

余芳:最初到这里,武汉市九医院才刚开始被列为定点医院,流程和区域还没有划分得特别清楚,那个时候防护也不到位,心里面很恐慌。但是我们还是勇敢地给病人做治疗,我们的原单位医院提供了很多帮助,还和九医院沟通。

等到九医院基本流程理顺,防护物资逐渐充足后,情况就好起来了。

只是有时候一些战友们的家里出现了病例,现在病人不是特别多嘛,会出现战友们的家人也被感染的情况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还要工作,这时候心态就会崩掉。

经济观察网:您抵达九院后,哪些场景给您留下深刻印象,甚至带来冲击?

余芳:场景就是我们的同事,在接到他们家人打过来电话的时候。

就是大家告知家里人,我现在在一线后,会有很多亲朋好友打过来电话问,那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是挂着泪的。

那一幕让人看着特别心酸,我们自己是很无畏的,想着要去照顾病患,但是想到家里面人对自己的担心,可能每个人都会触动自己内心深处的那根弦,都会流眼泪,但是转过头来,擦干眼泪,还是一样到病房里面给病人做各种治疗。

经济观察网:家人对您工作的态度是怎样的?

余芳:家里是湖北人,但不是武汉的,很早之前我就把他们送回老家去了,我这次出来支援前线,考虑了很久才告诉他们,不过我也没有说得特别严重,只是说我到外面的医院帮忙去了。

看到这次疫情,我就想到很多年前非典的时候,我正好高中毕业,那个时候我觉得医护人员非常伟大,保护了我们整个国家,我非常敬仰,于是所有的志愿都填报了护理专业,走上了这个岗位。

这一次需要医护人员来支援,我也赶紧报名了。

经济观察网:现在还恐惧吗?

余芳:面对这次的疫情,每个人心里都有恐惧,但我不会说太多,更不会和家人讲太多,我毕竟是医护人员,要战胜自己的内心恐惧。我们如果表现出来被吓到,病患也会受影响,从职业的角度说,我们首先需要保证病患的稳定和安全。

经济观察网:下班之后呢?又要如何消化自己的情绪?

余芳:我们休息的时候,会岔开一下话题,聊下天,更多的是同事们一起聊天和想念自己的家人,不好的情绪在平常的说说笑笑中就消失了。

和病人在一起时,也会给我们带来一些信心。

我们刚到九医院的时候,曾经有一个病患家属问我们从哪里来,我们说从外面过来支援的,他又问我们是哪家医院的,我们告诉他是华润武钢总医院,他当时做了一个动作,双手作揖,给我们拜了几下,我当时就觉得心情非常激动的感觉。

病人们很感谢有人去帮他们,我们也从病人那里得到缓解,互相帮助吧。

经济观察网:实际工作中遇到过哪些困难?需要什么支持?

余芳:主要是物资方面的困难,如果物资不充足,我们医护人员的安全就得不到保证,其实相比于疫情来说,我们并不是特别恐惧。我们恐惧的,是防护不到位,防护物资不够,毕竟我们每天都需要面对每一位病人,多少会有点恐惧的,只要能让我们防护做到位,恐惧便会减少很多。

经济观察网:等到疫情结束后,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?

余芳:最想做的事情可能就是隔离14天之后,如果没有出现任何症状,我就去见自己的家人。我要好好地拥抱他们。


经济观察网 记者 王雅洁